孙宏涛:不做“颠覆者” 要做“优化者” 天南地北访吉商-天下吉商 李欣 2327306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天下吉商 > 天南地北访吉商

孙宏涛:不做“颠覆者” 要做“优化者”

2017-02-10 | 来源: 中国经济网

  穿过汽笛轰鸣、人声嘈杂的街口,孙宏涛走进了这间自己付出了青春和汗水的医院,今天手术日程同样十分紧凑。习惯性地在手术台旁站立十多个小时后,孙宏涛再一次踏出医院已是深夜。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心血管病医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脏外科的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孙宏涛和同事们每年都要承担着数倍于国外同行的工作量,而每每看到医院门前带着大包小包前来熬夜排队的患者和家属,一股股无奈和心酸经常让这些医生彻夜难眠。

  “帮患者省时间,让医生更从容。”既是医疗改革的痛点,也是医生和患者的共同理想。

  怀着憧憬,扛着压力,2015年,孙宏涛在北京创立了“大家医联”平台,这个被外界称为中国首个“体制内医生集团”的多点行医医师互助平台,不仅开创了体制内医生创业的先河,更为行进中的医疗改革推开了一扇跨越体制内外的“旋转门”。

  两年了,孙宏涛和他的“大家医联”仍在砥砺前行。

  从“接受现实”到“坚守理想”

  春节后第一个值班日,孙宏涛像往常一样走进诊室,等待他的是长龙般的队伍,焦急的患者看到他的到来,纷纷簇拥过来,每个人都希望多和他说几句,而为了解答患者的疑虑,孙宏涛甚至忘了给怀孕的妻子发条问候的短信。

  “有时一个半天甚至连喝水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休息了。”孙宏涛说,因为心血管疾病紧迫性较强和危险性较高,所以患者和家属相对比较焦虑,医生要“被钉在椅子上”一整天,即使这样还会有患者要求“加号”。

  相对轻松的门诊日背后,是“压力山大”且更加忙碌的手术日。流水线般的手术有时要从中午持续到深夜,几台手术下来12个小时的“站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中途甚至只能喝葡萄糖充饥,颈椎病犯了最多在墙边靠一会。“每个手术日后,都会有一些力不从心和无奈。”孙宏涛说。

  “逐渐接受现实”是这位医院“中坚力量”的最大感悟。“救死扶伤是我一直坚守的梦想,从未放弃。”孙宏涛说,硕士毕业那年,父亲因心血管疾病到阜外医院就医。当时父亲拖家带口、大包小包七个人来北京住了一个月。此后每每看着医院外席地而坐焦急等待的患者,他就立志要让他们赶快好起来。

  梦想从未放弃,只是无暇思考。“过度劳累时,根本没有精力思考怎样才能更为有效地服务患者。”孙宏涛说,如何让患者省时间、让医生更加从容等疑问从那时起就埋在心底。

  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让孙宏涛在不惑之年跨出国门。2008年至2010年,孙宏涛获得去德国心脏中心学习工作的机会。该中心不仅是心血管领域权威的专科医院,还是一所“众筹”医院。“它更像是一个培训中心,因为它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培养中青年骨干医生,并将他们输送到欧洲各地的医院。”孙宏涛说,在这里他看到与国内截然不同的现象,技术如此好的医院病人数量却在逐年递减。

  带着疑问,孙宏涛利用业余时间走访了柏林市周边数百平方公里内的多家中小型医院。“每50平方公里至100平方公里会设立一个心脏中心,医生水平都与首都相当。”孙宏涛说,医院的合理布局让民众不需要到首都就诊,而且一旦遇到疑难杂症,德国心脏中心的自由执业医生可以根据需要到各分中心会诊。灵活、开放的医疗模式深深触动了孙宏涛。

  “不试错,怎么对”的“孙大胆儿”

  回国后,每每与同龄医生聊及德国的见闻和自己的考虑,都会得到一片赞同声。“我看到许多体制内医生具有丰富的职业想象力,然而受限于政策体制瓶颈难以施展。”孙宏涛说,直到2014年,终于等来了机会。

  2014年国家和地方相继鼓励探索建立医生自主创业制度,除了允许开办诊所,还在不断放开多点执业政策。“于是,我想为公立医院的体制内医生探索执业发展的另外一条道路。”

  当下的中国,公立医院有很多年富力强的医生,他们的医术已经足够优秀,也积累了丰富的医疗经验,但因为医院内部的行政管理和资源垄断,造成他们所对应的床位有限,所诊治的病人有限,实际上造成了医疗人才的浪费。

  2015年3月4日清晨,经过无数个日夜的思考,孙宏涛决定亲自“投石问路”在微博上发出声音:“北京首个多点行医医师互助平台启动,首期创业诊所项目征集合伙人,您不需离开体制,您平等享受股份,只要您有一颗创业的心,我们一起努力!”

  “短短三十分钟后,认识的、不认识的朋友,电话蜂拥而至。”孙宏涛说,“有的叫我‘孙大胆儿’,有的鼓励我‘加油好好干’,有的‘一拍即合马上加入’。”这一刻孙宏涛感受到体制内医生群体对于多点执业的巨大需求,同时也收到了来自基层医院、患者的合作和求医需求。双向需求让孙宏涛更加有自信推动这个“前无古人”的尝试向前发展。

  孙宏涛说,“总要有人去试错,过去公立医院体制总是让患者感觉是铜墙铁壁,在政府大力改革的当下,我们已经率先在墙上开了‘旋转门’,希望借助平台让优秀医生到基层,到需要的地方去。”即使未来这种模式真的错了,也希望试错的结果能够为决策者提供更为全面的参考。

  也许正是有了这样一份破釜沉舟的自信与动力,从“大家医联”诞生开始,短短两年间,集团已有1200多位多点执业医生加入,覆盖9大学科,涉及全国287家医院。

  做医疗生态的“助攻手”

  医疗机构、医生、患者组成了传统的医疗生态。而“大家医联”虽然是医疗生态中的新兴事物,却并未扮演一般创新模式的颠覆者形象,更像是一个生态环境的“优化者”。

  孙宏涛介绍说,相较于基层医疗机构,由众多三甲医院主力医师组成的“大家医联”专家团队拥有更广阔的平台和完善的落地医疗机构承接医疗服务,“大家医联”需要做的就是确保资源的优化配置和高效的运营管理。“我们更像是医疗生态各个环节的‘助攻手’,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去哪里。”孙宏涛说。

  “刚开始我们到基层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我们是谁,我们要做什么、怎么做。”于是,为了直接解决现有求医的痛点,成立之初我们就开始为基层医疗机构输送权威医生、先进医疗设备和诊疗技术等,为基层患者提供诊疗服务,为基层医院和诊所搭建好更有效合作平台。“患者方便了就医,基层医生收获了技术,基层医院获得了点赞,这样的好事谁不支持?”

  “很多人称我们是‘半公益性’的医生集团。”孙宏涛说,“大家医联”的出现将为患者和医生搭建双向选择的平台,未来患者希望哪位医生诊疗可以“下订单”,只要医生有时间可以“接订单”,双方可以到就近的合作医院面诊并开展手术等治疗。患者只要支付同等费用就可以在本地享受优秀的医生资源服务,这不仅节省了看病的交通、住宿等费用,减轻了公立医院等城市公共设施的负担,而且还能极大盘活过去经营不良的基层医院。

  在整个就医过程中,平台本身不会去分薄医生应得的报酬,平台的收入来源于将医生资源整合起来而获得的增量收益。打个比方,如果过去基层医院一年只能接受十名心血管手术病人,现在通过平台医生一年可以收治100名病人,那么我们会针对这部分增量收益与医院合理分成。

  据孙宏涛介绍,目前“大家医联”主要方式是选择和一些私立医院、公立医院、诊所等进行合作。简单的合作模式是派医生到合作单位出门诊或做手术,而深层次的合作主要是对科室进行技术的帮扶、授课、科室托管、继续教育等。

  据了解,2016年7月,“大家医联”驻马店第一人民医院心脏中心成立,不到半年的时间,先后完成复杂心脏手术40余例,使驻马店第一人民医院心脏中心迅速成为当地最大的心脏中心,手术数量第一、手术难度第一、零死亡率、零手术并发症。

  激情仍在 愿为医改出力

  过去体制内医生受制于制度瓶颈,许多人鲜有机会跨出医院大门行医,造成“大医院好医生扎堆,基层医院人才捉襟见肘”的两极现象。在孙宏涛的规划中,“大家医联”不仅可以帮助体制内医生利用现有平台继续开展学术科研工作,同时还可以在外打造个人品牌,从而进一步保障了医生技术水平的进步,并且促使医生注重口碑,更加积极耐心地服务患者。

  孙宏涛认为,有了这样的双向监督与口碑评价,医生有动力才能更好地钻研业务和为患者服务,平台内部为医生建立了患者评价、医生互评等评价体系,从而保证了对医生服务态度等情况的全方位监督。“我们希望建立明码标价的收费,帮助医生‘行正规医、挣合法钱、挣阳光钱’。杜绝医生收回扣、收红包等恶化医患关系以及践踏医生形象的行为。”孙宏涛说。

  为搭建完整生态圈,未来“大家医联”平台将向建立独立诊所、医院方向延伸发展。长远来看,还需要建立综合性的培训中心、医学院,从而保证整个医生团队技术水平的稳步增长。“大家医联”正在考虑将独立诊所和医院建立到二三线城市、乡镇,优先帮助落后地区提升医疗服务水平。

  “两年前,我们开创了体制内医生创业先河,两年过去了,当年的激情仍在。”孙宏涛说,“迈进2017年,我的家庭将迎来第二个宝宝,孩子是家庭的希望更是前进的动力,我和‘大家医联’团队将继续探索适合中国特殊国情的医疗发展模式,尝试缓解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现实问题,为中国体制内医生谋发展,为正在进行的医疗改革出力。”


责任编辑: 李欣